常州餐厨垃圾资源化PPP项目在探索中建立合作模式(图文)

 

 

图为贵州贵阳南明河 。 资料图片

◆马维辉

“江苏省常州市餐厨垃圾资源化PPP项目的合作实属偶然。” 江苏维尔利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尔利环保”)副总经理张进峰在日前召开的第9期“中国PPP沙龙”内部研讨会上介绍说,这个项目其实是在缺乏成熟的技术、没有明确目标,甚至连明确的价格机制和商业模式都没有的情况下发起的。那么,一路走来,项目进展如何?

先做再签,在实践中寻求解决方案

常州项目初期技术、目标、价格机制与商业模式均不清晰,通过3年运行,明确合作模式,建立收运完整体系

回忆项目起步时的情形,张进峰表示,项目初期遇到的问题不少。比如,技术方面,此前的技术模式基本都以做饲料为主,没有考虑到环保、污水处理、废渣处理等需求;目标方面,起初专家提出的资源化目标是做生物柴油,后来又发现这一目标不科学,因为一般的餐厨垃圾含油量只有1%~3%,很难形成规模化;价格机制与商业模式方面,有的企业提出可以不收费进行处理,有的企业则要求政府提供适当的补助,而政府方面也没有思考清楚。

“其实当时政府心里也是未知数,他们和企业商定,由企业提供所有项目的供应系统,常州市局来提供场地、负责收运。”张进峰介绍说,在这样的情况下,2012年4月项目启动,5月20日开始正式处理。

记者了解到,由于维尔利环保之前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政府方面也配合解决了餐厨垃圾的收运问题。所以,从项目启动到现在的3年里,除少数需要大修维护的时间外,常州市餐厨垃圾资源化PPP项目一直保持着连续运转,重点收集了330个大型饭店的餐厨垃圾,平均每日的收集量是70吨。

通过3年运行,政府对双方合作模式有了清晰的认识,也建立了完整的覆盖主要城区和大型餐馆的餐厨垃圾收集体系。企业则完成了技术研发,积累了丰富的运营数据和经验。

在此基础上,2013年5月,常州市组织了200吨/日的餐厨垃圾项目特许经营的公开招标,最终授予维尔利环保承担了项目为期25年的投资、建设、运营的特许经营权,常州市餐厨垃圾资源化PPP项目正式签约。

对此,中节能水务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周东际认为,常州项目的一大亮点就是“先做再签”。

“我现在正在操作一个将近300亿元的项目,合同还没有签,因为不知道怎么去做。但今天听了常州市餐厨垃圾资源化PPP项目的案例后,觉得可以先实践。在项目实践过程当中,发现经验、总结经验、提炼经验,然后再根据这些经验签订合同,这样事情不就做成了吗?”周东际说。

建立真正伙伴关系

餐厨垃圾最大难题是收集,如果达不到200吨/日的处理量,项目就不可能挣钱,对于存在的问题,政府应采取强硬手段

在周东际看来,PPP项目的精髓应该是企业要与政府建立真正的伙伴关系。而实际上,他感觉到在与地方政府的合作过程中,企业是“乙方”,必须完全配合政府的工作,伙伴关系根本无从谈起。

张进峰也表示,在与一些地方政府的合作过程中,他经常感觉到政府过于强势。比如,招标文件公布之前就已经定好了,任何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除了强势,政府存在找来企业、对工作一推了之的态度。政府往往不愿意做那些细致的工作,把工作推给企业,但事实证明,这样的项目到最后往往执行不好。” 张进峰说,以垃圾处理为例,其责任实际是政府的,通过PPP模式合作,只是把运营工作移交给了企业,但最终对处理结果和污染潜在风险承担责任的还应该是政府。

这一问题,在常州市餐厨垃圾资源化PPP项目中得到了化解,常州市政府承担了应尽的责任。对于餐厨垃圾来说,最大的难题是收集。对于垃圾收集存在的问题,常州市采取强硬手段,并动员新闻媒体进行曝光。

比如,常州曾有一家大型餐馆每天产生七八桶垃圾,只交给环卫部门两三桶,剩下的卖给收泔水的。支队发现后,就把媒体找来,召开现场会发布信息。这家餐馆马上开始着急,怕顾客认为他们存在地沟油问题,最终将所有垃圾如数上交。

“如果没有政府的作为,常州市餐厨垃圾资源化PPP项目很可能会失败。因为按照公司的设计,如果达不到200吨/日的处理量,这个项目就不可能挣钱。” 张进峰表示。

最终保证谁也不吃亏

政府和企业对执行标准和资费补贴有充分认识,PPP项目还要推动信息公开

在张进峰看来,PPP项目中确定一个合理价格是最难的。很多企业和政府签订合同以后,项目都没有启动,因为按照合同规定的价格“没法动”。

周东际最近参与了一次招投标,项目最后流标了。因为地方政府在设计项目时,没有给企业留出合理的利润空间,所以企业不愿投标。

张进峰说,很多PPP项目在招标前,政府不跟企业沟通,而是让招标公司把招标文件做好,预置一些限定,这样一来企业很被动。最终,项目还是会回到过去那种“政府发标、企业应标”的状态,不符合PPP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理念。

“常州的经验在于项目前期运行了3年,政府和企业对执行标准和资费补贴都有充分的认识。”张进峰表示,常州市政府算得比企业自己都细,最终保证谁也不吃亏。企业能有一个合理的回报,又不会暴利,这是一种比较理想的关系。

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债券部总经理李贸年认为,PPP项目还要推动信息公开。因为企业可能利用它的信息优势蒙骗政府,或者企业与政府个别人合谋去侵蚀公共利益,所以要把项目前期和运行中的所有信息公开,让社会公众去监督。

相关报道

贵阳用两年时间治理南明河黑臭

政府企业各担责任、共担风险、互相信任

中国环境报综合报道 2014年12月,财政部公布了30个公私合作模式试点项目,总投资达1800亿元。作为其中的一个试点项目, 贵州省贵阳南明河治理工程合作、实施以及取得的成果,备受关注。

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副主任焦小平曾表示,目前中国推进PPP模式主要是依靠智能建设、机构建设、示范推进。而南明河治理工程,基本实现了财政部当时的要求,达到了示范目的。

据了解,作为国家首批PPP示范项目,贵阳市南明河流域治理推进得很快,用两年时间就摆脱了黑臭阶段,比其他的类似项目用时少3年以上。

曾专程到南明河实施项目现场进行实地调研的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孔海南认为,近两年来,南明河由以前的黑水转变为现在有鱼有虾的原因是贵阳市政府和合作方建立起了信任关系。政企双方要认清楚各自的角色,在整个项目运作过程中不是推卸责任,而要做好风险分担。

“南明河治理工程之所以实施得很好,就因为选择了有能力、有技术的合作企业。”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副会长樊元生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