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的远虑与近忧

尽管正处在30年不遇的严寒中,英国媒体近日却发表文章,援引气象学家的预测说,“2010年将可能是全球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时下,不独英国,整个欧洲都风雪肆虐,以致交通受阻,能源吃紧——天寒地冻之际,猛然看到这条“热消息”,会不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就是所谓“极端天气”,骤冷骤热,时旱时涝;并且,据一些
科学家分析预测,在全球变暖的大趋势下,这样的极端天气将会越来越多,其中原因包括大气、洋流、冰川等等各种气候因素的相互作用。总之,全球变暖的表现并非是简单地变热,甚至有些地方还可能是变冷,或者是干旱洪涝、飓风海啸等各种自然灾害频发,甚至可能像著名灾难片《后天》描述的那样:温室效应会使地球旦夕间陷入冰河世纪。

既然罪魁都在全球变暖上,在家们看来,富有远虑的做法当然是遏制全球变暖的趋势,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于是有了关于气候变化的种种安排和谈判,一轮又一轮,旷日持久。台前幕后既有环保主义者的真诚呐喊,也闪动着相关产业商人的兴奋面孔;毕竟,这意味着全世界数万亿的资金投入。

然而,姑且不论全球变暖究竟和人类活动的关系有多大,也不论关于减排的种种设计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遏制全球变暖。只就普通民众的生产生活而言,大概更迫切的是应对眼前这频繁出现的极端天气吧。面对动辄几十年不遇的严寒酷暑,人们更多关心的是能不能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应急机制中?能不能有更多人力投入到紧急救援上?能不能有更灵活的交通设计,更安全的防护设施,更有效的行政机制?世界固然需要深谋远虑的家,在“后天”的末日里成就英雄;但也需要排解近忧的行动家,在今天的困境中庇佑凡人。